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 国际新闻 >盗取文化遗址古墓葬群内文物18件被捕 男子自学风水盗墓
    盗取文化遗址古墓葬群内文物18件被捕 男子自学风水盗墓 男子强某自幼酷爱历史,长大后为求发财竟打起了家门口古墓的主意,他自学风水和盗墓技能,又网购洛阳铲等工具,伙同他人盗掘宝鸡陈仓区鸭限岭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群内文物18件。 犯罪嫌疑人强某等6人盗掘的部分的文物。华商报 图 农户家果园现3个盗洞 去年12月27日,凤阁岭镇鸭下岭村村民张某向拓石派出所报警称:自家果园中被人挖出三个深坑,坑内有人的头骨,怀疑是盗墓贼所为。接警后,公安陈仓分局组织警力对现场保护,随后将情况通报宝鸡市文物旅游局与刑事技术人员联合开展勘查。经查三个深坑为方形坑,坑口规格约为110cm 60cm,其中一个坑深约4米,坑内有一颗人的头骨,另外两个坑已被填埋。 经联合勘查,现场深坑是犯罪嫌疑人盗掘古墓葬所留的盗洞,案发区域属于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鸭限岭古文化遗址保护范围内,该遗址属新石器时代文化、历史的考古研究。案情重大,陈仓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立即成立专案组展开案件侦破工作。 民警两个月侦破盗墓案 经过民警两个月的侦查,一个以强某为首的职业盗墓团伙浮出水面,该团伙成员9人,昼伏夜出,交叉作案,有专业盗墓技能和作案工具。2017年3月2日凌晨3时,宝鸡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陈仓刑侦大队兵分多路,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并从犯罪嫌疑人家中搜出铜簋、铜镜、铜鼎、瓷器等出土文物15件以及探针、洛阳铲等作案工具多件。 随后,民警又在渭滨区玉泉村将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的陈某抓获,追回兽面铜泡、石贝等文物3件。经过大量调查取证,鸭限岭古文化遗址被盗掘案成功告破,同时破获盗掘古墓葬案件7起,根据文物部门专家认定该团伙盗掘的古墓葬跨越春秋、汉、元、明多个朝代。 自学风水学和盗墓技能 犯罪嫌疑人强某供述称,自己虽小学没毕业但其酷爱历史,从小就知道凤阁岭镇有很多古文化保护区和古墓葬群,从网上看盗古墓能挖出陪葬的文物,可以卖出好价钱,于是就产生了盗墓的想法,2015年他开始通过社交软件交流学习盗墓技能和风水学,并网购了洛阳铲等作案工具,通过多次实地练习尝试最终掌握盗墓技能。 强某称他白天踩点是通过山水走势来找风水宝地,这些风水宝地往往都是古墓葬所在地,找好之后用手机拍下来,到了夜里再前往那片区域利用探杆插入土层探寻古墓葬的具体位置,他可以根据古墓葬墓穴的走向判断出古墓的年代,确定了古墓葬的具体位置后,就用洛阳铲等工具开挖,直到挖出古墓葬的墓穴,然后在墓穴中找寻文物。 目前,犯罪嫌疑人强某等6人因涉嫌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已分别被公安陈仓分局依法执行逮捕,其他4人被取保候审。 打开定陵地宫大门第一人 探皇陵如现实版“盗墓笔记” 男子强某自幼酷爱历史,长大后为求发财竟打起了家门口古墓的主意,他自学风水和盗墓技能,又网购洛阳铲等工具,伙同他人盗掘宝鸡陈仓区鸭限岭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群内文物18件。 犯罪嫌疑人强某等6人盗掘的部分的文物。华商报 图 农户家果园现3个盗洞 去年12月27日,凤阁岭镇鸭下岭村村民张某向拓石派出所报警称:自家果园中被人挖出三个深坑,坑内有人的头骨,怀疑是盗墓贼所为。接警后,公安陈仓分局组织警力对现场保护,随后将情况通报宝鸡市文物旅游局与刑事技术人员联合开展勘查。经查三个深坑为方形坑,坑口规格约为110cm 60cm,其中一个坑深约4米,坑内有一颗人的头骨,另外两个坑已被填埋。 经联合勘查,现场深坑是犯罪嫌疑人盗掘古墓葬所留的盗洞,案发区域属于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鸭限岭古文化遗址保护范围内,该遗址属新石器时代文化、历史的考古研究。案情重大,陈仓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立即成立专案组展开案件侦破工作。 民警两个月侦破盗墓案 经过民警两个月的侦查,一个以强某为首的职业盗墓团伙浮出水面,该团伙成员9人,昼伏夜出,交叉作案,有专业盗墓技能和作案工具。2017年3月2日凌晨3时,宝鸡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陈仓刑侦大队兵分多路,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并从犯罪嫌疑人家中搜出铜簋、铜镜、铜鼎、瓷器等出土文物15件以及探针、洛阳铲等作案工具多件。 随后,民警又在渭滨区玉泉村将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的陈某抓获,追回兽面铜泡、石贝等文物3件。经过大量调查取证,鸭限岭古文化遗址被盗掘案成功告破,同时破获盗掘古墓葬案件7起,根据文物部门专家认定该团伙盗掘的古墓葬跨越春秋、汉、元、明多个朝代。 自学风水学和盗墓技能 犯罪嫌疑人强某供述称,自己虽小学没毕业但其酷爱历史,从小就知道凤阁岭镇有很多古文化保护区和古墓葬群,从网上看盗古墓能挖出陪葬的文物,可以卖出好价钱,于是就产生了盗墓的想法,2015年他开始通过社交软件交流学习盗墓技能和风水学,并网购了洛阳铲等作案工具,通过多次实地练习尝试113520060jinhuachuang最终掌握盗墓技能。 强某称他白天踩点是通过山水走势来找风水宝地,这些风水宝地往往都是古墓葬所在地,找好之后用手机拍下来,到了夜里再前往那片区域利用探杆插入土层探寻古墓葬的具体位置,他可以根据古墓葬墓穴的走向判断出古墓的年代,确定了古墓葬的具体位置后,就用洛阳铲等工具开挖,直到挖出古墓葬的墓穴,然后在墓穴中找寻文物。 目前,犯罪嫌疑人强某等6人因涉嫌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已分别被公安陈仓分局依法执行逮捕,其他4人被取保候审。 打开定陵地宫大门第一人 探皇陵如现实版“盗墓笔记” 60年后,当79岁的孙宪宝回忆起打开定陵地宫大门的那一刻,依旧心潮难平。定陵是明朝万历皇帝朱翊钧和两位皇后的陵寝。它是明十三陵中唯一一座,也是我国唯一一座被考古发掘的皇帝陵墓。1956年至1958年,两位专家带领三十多位村民,历时一年多,终于使得深藏地下300多年的神秘地宫展现在世人面前。 昌平长陵镇献陵村的村民孙宪宝就是其中一位,当时身材瘦小的他第一个钻进定陵地宫的大门,被称为进入定陵地宫的第一人。 错失“指路石” 这一切,都要从60年前开始说起。 1956年春季的一天,当考古队员们在定陵外围寻找线索时,宝城城墙外侧的一个半米多宽的洞口突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队长赵其昌上前一看,只见在距离地面三米多的城墙上方,有几块塌陷的城砖,形成一个直径约半米的洞口。黑漆漆的洞口后隐藏着什么呢?队员们赶忙搭起人梯,探头望去,洞口像一个门券的上端,亮处可辨别砖砌的痕迹。 “这是地宫入口!”有人当即喊了出来。这个洞口,随后被证实成为揭开地下玄宫的重要线索。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在此之前,考古队员们的脚步已经踏遍了十三陵的每一座陵墓。我国历史上首次有计划的、以科学研究为目的、主动地用科学方法对帝王陵墓进行考古发掘破土动工就从这里开始,从发掘长陵到发掘献陵到发掘定陵,当此前毫无所获的队员们发现定陵宝城的这个洞口时,他们的目光就紧紧地锁定在了定陵上。 五月的十三陵,雨季刚刚过去,燥热冗长的夏天将要来临。孙宪宝和数十位村民来到一向冷清肃穆的定陵,加入考古队开始挖掘工作。“不懂什么考古,就是挖土。”当年十八岁的孙宪宝对考古没有太多概念,“只知道比下地值多了,生产队一天给记10个工分,每天还补贴两毛钱。” 1956年5月17日,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特殊日子。挖掘定陵的第一铲从这天开始。 考古队在城砖塌陷对应的宝城内侧位置,开挖第一条探沟。刚刚开挖不久,一条更重要的线索暴露出来。在墙壁内侧的石条上,孙宪宝率先发现隐约有字,“这里有字!”他大喊起来,闻迅而来的考古队副队长白万玉和其他队友将石条团团围住,大家屏息凝神,轻轻刷去上面的尘土,定睛一看,只见“隧道门”三个字清晰地显露出来,众人欢呼雀跃。时至今日,孙宪宝仍记得,“那三个字长宽约五公分,写得不大工整,像是用石头刻的。” 难道这里真的是地宫隧道的入口?挖掘工作继续进行,队员们在“隧道门”的石条下方果然发现了一个用城砖起券的大门,并且,在探沟的两侧还出现了用城砖整齐平铺的砖墙,两墙之间相距8米,形成一个弧形的通道伸向宝城深处。考古专家们判断,这个通道便是史书记载的通向皇陵的第一条隧道——“砖隧道”。一个个线索浮出水面,这让孙宪宝和其他队员们精神振奋,大家相信,用不了多久,这座地下陵寝就将被揭开神秘的面纱。 然而,现实往往事与愿违。为了减轻工作量,工作队并没有沿着第一条探沟继续挖掘,而是在第一条探沟的延长线上开挖第二条探沟。谁知,这个决定让一块“指路石”在队员们的眼皮下生生逃脱。 这块石碣清楚地刻着:“宝城券门内石碣一座城土衬往里一丈就是隧道棕绳绳长三十四丈二尺是金墙前皮。”这段文字告诉人们除石碣本身所处的位置,向里掘进一丈的距离就是通入地下玄宫的第二条隧道,也是最后一条隧道——“石隧道”,此处至玄宫前面金刚墙前皮的准确距离。然而,这块“指路石”却与队员们擦肩而过,致使接下来的考古挖掘工作一度陷入僵局。 找到“打开定陵大门的钥匙” 几个月过去了,十三陵迎来雨季,第二条探沟越挖越深、一锹锹土不断往外输送,考古队却一无所获,在第一条探沟出现的砖墙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孙宪宝和队员们有些气馁。直到9月中旬的一天,一位队员一镐头下去,传来钝器撞击的声音,刨开积土,发现一块刻字的小石碑。孙宪宝清楚记得小石碑的模样:“ 50公分高,上刻‘此石至金刚墙前皮十六丈深三丈五尺’,字迹清晰。”小石碑上提到的金刚墙是地宫外侧的加固墙,一般设置非常隐蔽,无人引路很难找到。可以说,找到了金刚墙,就找到了地宫大门。而这块石碑明确地指出了到金刚墙的距离,这无疑是为考古队员们提供了一把 “打开定陵大门的钥匙”。 根据小石碑提供的线索,考古队在正对宝顶中心的地方开挖第三条探沟。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三条探沟开挖不久,两道东西走向的石墙壁便赫然显现在眼前,不同于之前的砖隧道,这条隧道更“高级”,由用花斑石条砌成,全长40米。石隧道的尽头应该就是金刚墙了吧?孙宪宝心里一半疑问、一半期望,考古队加快挖掘速度,金刚墙的真面目马上就要被揭开了。 果然,穿过厚厚的土层,在石隧道的尽头,出现了一道高墙,这道墙横贯南北由明砖砌起,像一个金刚大力士拦住了考古队员的去路,这道墙就是小石碑记录的“金刚墙”。队员们爬上梯子仔细端详,发现墙中央是一个圭形的砖砌门券,砌砖没有灰浆,直接干垒而成,要拆除只需抽出砌砖,夜以继日挖掘的队员们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这一天是1957年5月19日,距离队员们发现“隧道门”已经整整过去了一年零两天。 公鸡“探路” 只要拆除金刚墙,定陵地宫之谜就要被破解了,而这时,队员们却开始迟疑起来。原来,关于帝王陵寝地宫的种种传说在队员们中间流传开来。明朝灭113520060jinhuachuang亡三百多年,窥伺定陵地宫宝藏者众多,而未见得有哪个盗墓者敢于铤而走险,这都与地宫传说的暗器机关密切相关。“从入口到地宫,道道有机关,飞刀、暗箭、毒气、陷阱等防不胜防,一旦有人闯入,这些机关就会立即启动,闯入者必死无疑。” 这些传说,如今看来自然不足为信,然而在当时孙宪宝和几十位考古队员看来,却如一只拦路虎,让他们不寒而栗。 当赵其昌提着马灯顺着梯子爬到金刚墙顶端抽出第一块城砖时,孙宪宝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屏住呼吸,全身一动不动,眼睛死死地盯着洞口,“只听见‘嗤嗤’几声,一股特别难闻的糟木头味从洞中窜出,当时紧张地连地上掉根针都能听见。”回顾当时,孙宪宝记忆犹新。 为了保障安全,进洞之前,有人提议,“买个活物回来探探路吧”。好主意!孙宪宝立即从村里买来一只大公鸡,拴上绳子放进洞里,一个礼拜后,公鸡还能照常打鸣,队员们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开启地宫大门 队长赵其昌是第一个进入金刚墙的,他手拿铁镐,腰部被一根粗绳拴着,缓缓落入金刚墙的另一面。赵其昌弓着身子,谨慎小心地观察着周围,试探着迈出第一步。安全,没有传说中的踏板,也没有暗箭,更没有机关。于是,他才慢慢地向前挪动,每迈出一步,都用铁镐前后左右各敲击一下,铁镐撞击地面的“咣咣”声在这座封闭300多年的地宫门前久久回荡。 确认安全后,队员们陆续进入金刚墙内,在长方形的墓道里摸索前行。“地宫大门!”有人喊道,大家顺着手电光照的方向望去,历经一年多寻找的地宫大门此刻完全暴露在考古队员的眼前。这是一座由两扇汉白玉做成的石门,历经300多年,石门仍旧晶莹如雪。考古队员们用力去推,大门纹丝不动。从门缝朝里看去,只见里面黑魆魆一片,唯一可见的一块竖着的石条将大门死死顶住。 眼看着要进入地宫了,工作队却在这最后一道关卡上犯了难。既要顶开石条、打开大门又要保证石条不倒避免砸伤地宫文物,该如何是好呢?经过研究考证,有人出了个主意,将一根系着绳子的铁丝弯成圆环将石条套住,并用竹板从门缝里伸进顶门石的上端,一边拉住石条一边推石门,这样石条被逐渐顶开,门缝也越推越宽。 等门缝大得可以钻进一个人,年龄最小、个子最矮的孙宪宝侧着身子就钻了进去,一把抱住立起的石条。门缝开得更大些,又有人进去,一起将石条搬到旁边,继续推门。 就这样,地宫大门缓缓开启,这座深藏300多年的帝王陵寝最终得以展现在世人面前,而孙宪宝也就成为了进入定陵地宫的第一人。 这是一座全部用巨大条石砌成的石头宫殿,前后沿着一条纵向的中轴线,分布着三个宫殿,分别是前殿、中殿和后殿。走过长长的前殿来到中殿,考古队员们见到三个大瓷缸,这就是民间传说的万年灯,三百多年点燃的烛火早已熄灭,残留的只有半缸香油。在最深处的后殿里,队员们终于见到了这座陵墓主人的棺椁,棺椁里,盼望永垂不朽的万历皇帝和两位皇后早已化作了一堆尸骨。 找到棺椁,考古队一年多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孙宪宝心潮难平。然而,他的职责却还未结束。一直到1958年10月,他都在定陵地宫协助进行三具尸体以及随葬品的清理工作。如今,距离定陵挖起第一锹土已经过去了60年,挖掘定陵的故事被导游们向无数参观游览者一遍遍讲述,仿佛这一切就发生在昨天。而孙宪宝,这位挖掘定陵的亲历者,也是进入地宫的第一人,早已从当年的年轻小伙变成了耄耋老人。 时光如逝,没有什么是不朽的。只有那一段段关于帝王陵寝的往事,终将留给世间。
热门推荐